丢70万元货物节目中下跪 所有货物完璧归赵

图片 1

环卫工人徐师傅将捡到的货物归还失主。吴名摄

海都闽南网讯
9箱货物,价值70万元,丢失超过24小时后还能全部找到。四川成都通安达物流有限公司的货运司机王洪均,几天里经历了从“大悲”到“大喜”的跌宕起伏。

他负责运输的货物不知不觉中从行驶的货车上掉落,随后被路人捡走。有的人第一时间主动联系他,有的人在媒体大量报道后才归还,还有人向他索要了2000元的费用。

这场货物遗失事件经媒体大量传播后,引发了市民的热议。

打工仔丢了70万元货物,在电视节目中下跪

4月3日16时许,王洪均驾驶一辆中型货运卡车,从成都市北部的新都区出发,准备把一车货物运往位于成都市南部的新国际会展中心一大型百货商场。车上装着300多件货物,包括约500元一箱的某知名品牌隐形眼镜护理液,还有每箱标价超过10万元的某品牌女装。

行至成都市区三环路凤凰立交桥下的辅道时,9箱没有捆绑牢固的货物从车上掉了下来。而这一切,驾驶室里的王洪均全然不知。

直到10多分钟后,通过后视镜,王洪均看到车子后面本用来捆绑货物的绳子,在风中飘摇。“糟了!”他立即刹车,下来检查。这才发现,车后一排货物早已不知去向。

经过清点,车上丢失了9箱货物,包括两箱隐形眼镜护理液和7箱女装,总价超过70万元(此前媒体报道为60万元——编者注)。

“一定是掉在路上了。”王洪均立即折返,沿原路寻找丢失的货物,但一无所获。惊慌失措的王洪均,赶紧拨打了110报警。

“当时我就懵了,70多万元的货款,怎么还也还不上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他回忆了当时的心情。

70万元,对从外地来成都打工的王洪均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按照每月三四千元的收入水平,他就算不吃不喝,干十年也赚不回来。那天晚上,他甚至不敢跟家人提及丢失货物的事。

回到家中,王洪均打开电视,看到四川电视台公共频道的新闻节目《新闻现场》,他决定拨打新闻热线向媒体求助。

4月4日一早,看到前一天晚上王洪均给新闻热线留下的线索,四川电视台公共频道记者刘薇和同事汪洋立即联系并采访了王洪均。

当晚,节目在《新闻现场》播出。画面中,46岁的王洪均泣不成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多希望那些好心人能够联系我,如果捡到货物的话,我万分感谢他们。”说罢,他对着镜头跪了下来。

王洪均的眼泪打动了不少人。节目播出的当晚,有网友把王洪均下跪和哭泣的电视截图发到了微博上,并配以动情的注释:“家里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两个正在读大学的女儿,妻子又赋闲在家,每月跑货运只能挣上三四千元,60万元的货物价值得让他不吃不喝跑上十多年。现在,他就希望,捡了衣服的人能像这个好心的吴先生一样,将衣服还给他……”

有人第一时间主动还货,也有人还货之后索要费用

微博中提到的“吴先生”,是第一个归还货物的福建人吴志文。

那天下午,正在凤凰立交桥下等人的吴志文,亲眼看着几箱货物从王洪均的车上掉落。坐在自己车上的吴志文使劲地按喇叭,想提醒那位驾驶员,但对方浑然不觉。

随后,吴志文看到几个环卫工人前去捡拾货物,他也赶忙上前,把掉落的货物搬到了路边。“我担心货物影响交通,就把它们搬到路边,想等遗失货物的司机来拿。”吴志文说。

但他很快发现不对劲了。几辆面包车和QQ小轿车的车主先后路过并停车,把货物搬上了自己的车。

吴志文决定联系收货人。他照着货物外包装上留下的手机号拨打电话,可电话一直没人接。

“起初,我打算把那箱货物留在路边,但又怕被人拿走,就决定先拿回来保管。”这位20岁的年轻人说。

直到第三次拨打包装箱上的电话,吴志文才联系上货主李娟,又通过李娟联系上了司机王洪均。

当晚,王洪均来到吴志文家,拿回了吴志文捡到的那箱货物。吴志文没有索要任何报酬,还向王洪均提供了一些捡拾货物的人及散落地点的细节,这让王洪均感动不已。

在被问及“怕不怕司机师傅讹诈、索要其他8箱货物”时,这个才到成都一年的福建南平人承认,当时确实有过那样的顾虑,也想过报警。“但看到货物上清清楚楚地标明了收货人的各种信息,而事实又是,我真的只拿到了一件,有什么就说什么,也没必要去说假话。司机掉了那么多货,肯定很担心,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根据吴志文提供的线索,4月4日下午,王洪均来到承担丢货路段环卫任务的成都迅强保洁服务有限公司,想问个究竟。王洪均回忆说,公司负责人的答复是:“货是员工捡到的,但大家好像并不愿意归还。”

4月5日上午,王洪均再次来到该保洁公司询问。这一次,还有近十家成都本地媒体的记者随行。面对镜头,该公司负责人说,需要仔细查一查。

当天下午,该公司主动联系多家媒体,证实王洪均遗失的货物已经找到,并表示确实有几名环卫工人捡到了货物,他们愿意归还。

王洪均喜出望外,立即赶到该公司,拿回了由3名保洁工人捡到的3包女装,并给付了其中两位保洁工人各200元,作为酬谢。

面对记者,3名环卫工人承认,曾经想过把拾到的货物变现或者送给家人。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其中两位保洁工说:“本来以为能给女儿漂亮衣服,突然间就没有了”,“心里一直都是虚的,现在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有了媒体的报道,第五箱、第六箱货物也很快被送了回来。4月5日晚上,王洪均接到了一名陌生女子的电话,对方称朋友捡到了两箱货物,但不愿意露面,委托她把货交还给王洪均。

在约定的地点,王洪均见到了这名女子,她以“专门从外地赶来帮人还货”为由,向王洪均索要了2000元费用后,交货离开。

多家媒体记者试图联系这名女子,她都没有接听电话。人们至今无从了解,这名女子从哪里得到了王洪均丢失货物的消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