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15岁女孩相约自杀 一人杀死对方后自杀未遂

去年10月4日,刘茜与杨丽来到了市内某温泉酒店,并用刘茜的身份证登记入住。当天下午,两人在房间内,将手机卡、内存卡、以前的日记等全部销毁后,分别留下了一封遗书。

九龙坡区检察院在全市检察系统率先引入专业心理辅导师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未成年被害人及其家庭进行心理咨询、心理疏导和心理矫治服务,效果不错。

说到父母,她眼眶泛红

“我会用微笑去迎接每一天的曙光。”刘茜向“莎姐”检察官承诺,自己一定会好好表现,做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对自己的父母、杨丽的父母承担赡养义务。(刘茜、杨丽为化名)

父母从未走进她的内心

“她把自己包裹起来,不让别人走近她的世界。”刘茜的平静,让贾红群有些意外。她意识到,眼前的这个花季少女,内心有太多的阴影。

“她的爱好很多。”受检察院邀请参与对刘茜进行心理辅导的郑勇利说,刘茜爱看传播灰暗、死亡思想的动漫,有时还会去玩Cosplay,喜欢读诗词,遇见带有悲情色彩的语句,她都会记下来。

心理辅导师郑勇利说,现在有很多家长由于平时工作压力大,而疏于对孩子的管教。她指出,由于刘茜学习好,父母就会认为她是一个很健康的孩子。在成为周围人的学习榜样的同时,却没有人对她的心理健康引起关注。

10月5日晚上,刘茜离开了酒店,想找个地方跳楼。由于体力不济,在次日凌晨1时,她到了另一家宾馆登记休息,并于当天下午被警方抓获归案。

心理辅导师介入后,发现刘茜有抑郁倾向。“莎姐”检察官和心理辅导师通过面谈、换位思考等心理干预工作,刘茜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杨丽曾经患过先天性心脏病,虽然在3年前已经治疗康复,可是她依然经常担心病情复发。刘茜也很害怕会失去这个最好的朋友。消极的情绪,让两个人竟然想到了相约自杀。

两个花季女孩相约自杀

她是同学眼中的好学生,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在杀害了自己最好的姐妹后,15岁的她没有一点悔意,相反,她觉得这是一种最好的解脱。在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刘茜还热衷于穿越、玄幻、武侠小说,“最喜欢的小说人物是黄药师。”孤僻狂傲的黄药师,心中的最深处却是自卑自闭。刘茜就有几分黄药师的性格。

“莎姐”建议家长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

在同学的眼中,15岁的刘茜和同龄的杨丽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姐妹。两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学习成绩都很优秀,在老师和家人眼中,她们都是听话懂事的孩子。然而两个女孩心中的另一面,却很少有人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都逐渐有了自己独立的想法。她们在一起的时候,谈论的内容越来越多的是悲观厌世。

“莎姐”检察官表示,青春期的孩子在思想、情感上都会产生微妙的起伏。家长若没有关注孩子的变化,去进行辅导,孩子只能依靠网络去寻找自己心理异常的原因。然而网络具有两面性,如果孩子接触到了负面的信息,会对他们的心理健康造成更大的伤害。

她意识到自己错了

晚上8点半,在杨丽的许可下,刘茜用事先准备好的短刀刺向了她。杨丽没有了反应,刘茜按照之前的约定,决定自杀。可是她采取了多种方式,几次昏迷,都没有自杀成功。

近日,九龙坡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刘茜提起公诉。

原来,当天是刘茜父亲43岁的生日。“莎姐”检察官立刻联系上了刘茜父母。在当天下午,安排他们在看守所里与刘茜亲情会见,让刘茜亲口对父亲说出了“生日快乐”。在刘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只给予刘茜物质关怀的父母,没有看见这些消极的文章,他们也没有真正地走进过刘茜的内心。抑郁的刘茜心中,有太多的苦楚无处倾诉。

案件移送到九龙坡区检察院后,“莎姐”检察官贾红群第一时间赶到了看守所。

在多次心理辅导后,“莎姐”检察官得知刘茜平常生活在祖父母家中,和父母见面的机会不多。刘茜告诉“莎姐”检察官,由于她学习成绩好,十分懂事,经常被人当作榜样。而实际上,她却厌恶眼前很多的东西。

“她的内心满含厌世情绪。”“莎姐”检察官发现,刘茜的文笔很好,可是在她的QQ空间里,有很多的文章都很消极,充斥着对社会的不满。

为了挽救刘茜,“莎姐”检察官首先邀请法律援助律师对本案全程介入。

15岁的刘茜,原本是市区某重点中学高一的学生。她文静乖巧,成绩优秀,是老师和同学们眼中典型的好女孩。然而,她的彷徨、迷茫,痛苦、绝望,让她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在端午节的前一天,“莎姐”检察官又来到看守所看望刘茜。“‘莎姐’,您能帮我给父亲打个电话吗?”刘茜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再次泛起泪光。

“当问到她有没有想过父母时,她的眼眶第一次泛红,”“莎姐”检察官对这一幕印象深刻,她知道,孩子的内心是善良的。

最初,刘茜对自己杀害杨丽的行为并不后悔。“她一直很平静。”“莎姐”检察官发现,刘茜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一种解脱,帮助了杨丽和自己。“她最开始经常说,活下去没有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